第四医院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 引导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

【四院好医生】24mm舞台上的爱与奉献

发布日期:2019-04-12    作者:     来源:     点击:

西安市第四医院 陕西省眼科医院院长

主任医师 教授 博士生导师

牛津大学眼科博士后

中华医学会眼科分会委员

陕西省医学会眼科分会主任委员

中国眼科医师奖

中华眼科学会奖……

要罗列严宏医生的头衔和奖项,恐怕两张纸都未必够。而今天,我们想说说不一样的严宏医生。

我要找你看一辈子病

2003年,严宏医生收治了一名先天性白内障患者,一岁多的小家伙,胖乎乎的招人心疼,如果因为先天性的疾病,让她从小就活在黑暗中。这对于她和她的家庭都是不公平的。严宏医生收治了这个小患者,并且采取了植入人工晶状体治疗。在严宏医生高超的医术下,病人很快康复了。从此之后,这个小家伙也可以和正常的孩子一起玩耍,快乐的成长了。

2018年,严宏医生在重庆工作。一位父亲带着自己的女儿,敲响了严宏医生的门。看着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严医生觉得有些熟悉,接过病例一看,原来这个姑娘,不是别人,正是15年前自己救治过的那个女婴。

15年来,这家人一直在找严医生看病复查,直到前两年,严宏医生调离西安,忽然找不到了,才中断。家属经过多方努力和打听后,得知严医生在重庆,所以不远千里,乘飞机去找严医生复查。

“找你看病我觉得我心里踏实。这15年你给我的救治和温暖,让我们一家感受到了踏实。”

15年前,严医生也不是今天这般有名,可正是这数年如一日的耕耘与付出,设身处地的为病人着想,换得了病人口中的踏实感。

也是这个病例,引发了严医生更多的思考。由于婴儿的眼球还没有发育成型,先天性白内障患者,在植入晶状体后,常常会发生近视漂移,这种病人的近视度数远远高于常人。传统的先天性白内障治疗方法是不是近视漂移的诱因?能不能为病人提供更加细致符合个体的医疗?未来的治疗哪里可以改进?严医生不断思考着这些问题,并且在今年即将举办的西湖屈光白内障国际论坛上,严医生会关于这些前沿问题做主题发言,和国际同仁一起探讨这个问题。

儒医风范 常怀敬畏

儒雅,是严宏医生给人的第一印象。

1966年,严宏医生出生在“伏羲故里,物华天宝”的天水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家里两个舅舅也是医生。由于一次骑自行车时,受了外伤,得到了当地部队医院精心的救治。所以,在高考时严宏医生拒绝了其他医学院,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第四军医大学六年制临床医院专业,在部队学医的六年里,严医生和同学一起排队吃饭、学习、娱乐,倾听师长们的谆谆教导,这些都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严宏医生。在这里严宏医生收获了知识与友情,培养了钢铁的作风和纪律,更重要的是,懂得了对于生命的敬畏与热爱,对于生命的严谨与负责。

严医生留校之后,有公派英国留学的机会,当时,医院推荐了四位候选人,但只有两个名额。这些候选人都是年轻有为,勤奋好学的医生,更何况其他人是来自神经内科、脑外科、骨科这些大科室,严医生并不具备优势,甚至院方的领导也是希望大科室的人能去。最终的面试环节,严宏医生凭借自己精心准备的案例,案例中甚至精细到对临床病人日常报告的经验总结,而做这一切恰恰就是出于对生命的敬畏与人文关怀。凭借此,严医生感动了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英国专家,获得了宝贵的学习机会。说到这里,严医生还不忘强调:“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年轻人一定要虚怀若谷,多学习,多问。”

去国外学习交流的多了,严医生经常把对不起,不好意思,挂在嘴边。甚至,有的人不按规矩停放共享单车都让严医生有点生气。大家都觉得好笑,可严医生说只要大家都能遵守公德,遵守底线,这个社会就一定会变得更好。医生也是一样,只要遵守医德,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,那些骇人听闻的医疗事故就不会发生。

医生是一个职业,可以养家糊口,但要成为一个大家,一定要有人文关怀,一定要有态度与追求,严医生正是用自己的追求与态度,来不断践行自己的医学梦想。

桃李芬芳 壮心不已

60多名硕博士,这是严宏医生带出来的学生。他们中有的成为了眼科医院的院长,有的成为了主任医师,有的出国深造。但无论在哪里,他们都会和严老师保持联系,都会不时来看望自己的老师。

“我买几个橘子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”这是朱自清笔下的父亲,严宏医生对于他的学生也似这般“严父”。有一年,严宏医生的一个硕士生,为了毕业,拿出了一段不能被重复的数据。出于对科学严谨性的追求与对学生的高要求,严医生推迟了他的毕业,让他一定要拿出符合事实可以被重复的数据。很多人都劝严医生,让他不要对学生这么不讲人情,不要耽误学生的前程,不要给自己找事。可严医生却说:“我就是对他负责,对课题组负责,对科学负责,才不能让他毕业。如果现在就急于求成,将来又怎么会做一个认真负责的好医生。”

“一定要给他们更好的平台,他们选择了我,都是优秀的年轻医师。我能做的事情就是给他们充足的经费和学术资源,让他们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去探索医学。”这是严医生对自己学生的承诺。刚刚在上周,严医生的一个学生,在严医生的帮助下去了美国继续追求自己的医学梦想。

“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”已经从医三十年著作等身,获奖无数的严医生,仍然有着自己的目标与梦想。目前,治疗白内障的人工晶状体材料需求巨大,但我国晶状体材料技术水平落后,价格也并不低,老百姓不认可,市场占有率远远低于国外同类产品,每年几百万的手术量,国产材料使用率不足5%,可以说这一领域基本被国外垄断。面对这种状况,严宏医生联合加入了由北大、温州医科大以及一家公司申请的国家级项目,来研究新型的晶状体材料以及临床安全性。这是一件有使命感的事,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。

严医生来到西安市第四医院后,已经着手推进了西安市第四医院GCP机构认证等项目。在未来,这位老医生,仍然觉得责任在身,希望能够利用西安市第四医院、陕西省眼科医院这个平台,利用自己的学术资源,将二者强强联合,实现西安市第四医院眼科专业西北一流,全国知名的目标。


24mm差不多是一个成年人眼球的长度,也是严宏医生逐梦人生的舞台。在这方舞台上,严宏医生一待就是三十年,并且他的人生传奇还将继续上演下去…….